李文杰步里约奥运冠军后尘 他们都曾倒在EPO之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5 15:00

李文杰步里约奥运冠军后尘 他们都曾倒在EPO之下

2018-01-06 14:32来源:跑步骚年禁药/兴奋剂

原标题:李文杰步里约奥运冠军后尘 他们都曾倒在EPO之下

北京时间1月6日,昨天“颜值女神”李文杰被查出服用禁药的消息在跑步圈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布的结果显示李文杰和另外一名违规者侯艳民使用的禁用物质都为“外源性促红素”。提起“外源性促红素”大家可能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但如果说起它所属的大类“促红细胞生成素”大家可能就有一些印象了。另外它还有一个响亮的代号想必大家更为熟悉——它的英文简称为“EPO”。

EPO(促红细胞生成素)是由肾脏和肝脏分泌的一种激素样物质,使用EPO能够促进红细胞的生成。由于红细胞的运氧能力会使人的肌肉更有力量、持久力更强,因此运动员常常通过摄入此种物质在短时间内快速提高运动成绩,做出违背运动道德和体育精神的事情。国际体育界也一直将EPO列入禁药名单当中,视其为洪水猛兽。

然而尽管使用EPO的行为一直被严厉打击,但近年来EPO的出现率在体育圈一直居高不下,很多名将都对其无法抗拒,最终身败名裂,毁掉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在田径领域,去年里约奥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肯尼亚选手杰迈玛-苏姆宫因被查出注射EPO而被国家反兴奋剂机构判处禁赛四年,这也意味着她将无缘在东京奥运会上卫冕。

除了苏姆宫之外,另一个与EPO“结缘”的名将是肯尼亚的丽塔-杰普图。2014年杰普图因EPO检测呈阳性而被禁赛2年,到了2016年,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她的禁赛期将会延长到4年,同时她在2014年获得的波马和芝马的冠军头衔也被剥夺。

丽塔-杰普图

另外2016年,五名俄罗斯竞走运动员也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处以禁赛4年的处罚,理由同样是兴奋剂检测中被发现样本含有EPO。

而在更为广泛的其它体育项目中,EPO的“身影”更是随处可见。

2013年,俄罗斯游泳运动员维塔利-梅尔尼科夫在欧洲短池游泳锦标赛赛后的药检中被发现摄入EPO,他随后被禁赛两年,并且之前获得的两块奖牌均遭剥夺。

梅尔尼科夫

在中国也同样如此。2012年,曾获世锦赛接力冠军和亚运会冠军的中国游泳名将李哲思被查出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最终她被国际泳联禁赛两年;2017年天津自行车女选手董晓艳被查出使用了外源性促红素,被禁赛4年;而今年,就在前天,里约奥运会男子拳击64公斤级第5名胡谦逊被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布检测出EPO成阳性,他将面临禁赛4年的严厉处罚。

胡谦逊

这些名将的遭遇让我们唏嘘,但体育从来都容不得禁药、世界也从来都容不下虚假。自古打江山易守江山难,运动员建立自己的声誉和名望需要经过台下数十年的积累和苦练,而毁掉它们只在一瞬、只在转念之间。希望所有的运动健儿面对竞争都能有一颗平常心,苦心修炼、久久为功,面对诱惑勇于说不,还竞技体育一片纯粹的净土。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体育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