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潜艇是老爷车,美军潜艇是跑车?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5-29 16:17

  詹姆斯·霍姆斯是海军战争学院的战略教授,在美国国家利益网站撰文,他提到在美国海军研究所的“前进”杂志上,退休的美国太平洋司令情报局局长吉姆·凡内尔认为过去和现在太平洋司令部司令都存在着蔑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心理。

  凡内尔认为,美国应该尊重潜在的敌人,采取最审慎的态度,才能在未来立于不败之地。

  笔者希望我们的军迷们,也能看看在美国战略研究人员的眼里,怎样看待中国海军才是正确的。

  霍姆斯认为:

  美国军方必须意识到自己的傲慢是最糟糕的战略习惯。正如古希腊人所警告的那样,傲慢会有报应,那是神圣的报应。特别是像美国海军这样的军队,傲慢得无可附加。

  毕竟,冷战已经二十六年了。现在的美军大多数水手或海军飞行员除了知道美国的海上霸主地位以外,啥都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只会导致对对手的误判。

  例如,上个月,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尼斯·布莱尔上将在一个海军会议上大谈,中国军方未能实现“海上和空中优势”,不可能削弱美国在远东的威慑能力或对盟国的安保承诺。

  大约在同一时间,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在现任的太平洋司令部老大,日裔美军上将哈里斯认为,中国海军与美国海军的潜艇相比较,就好比福特汽车第一辆T型老爷车和克尔维特跑车相比。

  这两件事传达的印象都是:西太平洋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哈里斯

  凡内尔不敢苟同这些观点:

  第一、低估中国海军舰队日益增长的战斗精神和装备实力。 

  第二、总是暗示中国不值一战,犯了政治大忌。对中国海军力量挑战的藐视一定会降低国会和民众对美国大海军计划的支持,特朗普政府和海军部领导人一直在推动海军扩张。 

  因此,海军上将对中国海军的表述造成了错误的印象,使得重建美国海军的政治支持前景堪忧!这种做法是美国海军的自我毁灭。

  如果中国的海军翻不起什么大浪的话,那些美国政治军事评论家的评论却总是提出相反观点呢,那为什么议员们要提出昂贵的海军重建计划来反制中国海军呢?

  霍姆斯先从海军上将布莱尔的观点开始反驳,来支持凡内尔的观点。布莱尔所说的“海上优势”,通常意思是“海上控制”。米兰·维戈教授将海上控制定义为“有能力使用海洋中的某一部分和相关的空气(空间)进行军事和非军事目的,并在战时能拒止敌人。

  而根据美国空军的原则,将“空中优势”描述为“一方空军力量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控制某空域,不受空中干扰和导弹威胁”。这两者的共同点是物理空间,海上优势和空中优势意味着充分控制物理空间,以达到己方目的,同时防止敌人实现其目的。

  纯属讨论的话,不妨先假设布莱尔是正确的,中国军方不能从美国军方及其合作伙伴手中,甚至在中国自己的周边地区夺取海空优势。是否应该得出结论,甘拜下风的中国海军无法削弱美军的威慑或美国对盟国安全的保障?

  其实,这也不对。

  中国海军的指挥官熟练灵活地部署一些数量较少的舰队,就可以在美国盟友中播撒怀疑的种子,担心会在关键时候被美国霸主放弃,而独自惹怒亚洲未来的霸主中国。

  亨利·基辛格的精妙威慑战略法则提供了一个可行的威慑方程式。基辛格写道:“威慑是三个变量的产物,权力,使用意愿,以及潜在侵略者对两变量的评估”,这三个变量都很重要,而且因为“威慑是这三个变量的产物而不是简单的总和”,所以如果有一个变量为零,威慑就会降到零。

  那么威慑是落实到用强大能力和足够的勇气来实现。能力和意志力是任何战斗人员力量的两个基本组成部分。但是,如果使得对手对自己充满信心,这种威慑自然就削弱甚至消失不见了。最弱势的,你再孔武有力,都没有办法威慑到根本不相信你能力的人。

  安抚盟友也一样,只是目标受众不同。一个盟友必须说服其合作伙伴,他力量强大并且完全可以保障其安全。如果一个盟友怀疑盟主的力量,或是盟军领导人的斗志,那么这个联盟就绝对会摇摆不定。不信任将击垮联盟的基石。

  如果中国海军还处在很弱的状态,中国如何在美国的各个盟国之间散播怀疑的种子呢?

  太简单了,它可以坚决执行其反介入和区域拒止的长期战略,这一战略的前提是让美国领导人们深信:无论美国付出什么代价,美国都打不赢这一场太平洋战争。

  战略大师卡尔·冯·克劳塞维茨认为:

  战斗人员对其政治目标的估值决定了他为实现这些目标投资的资源数量以及时间。换句话说,战斗人员希望达到目标的愿望有多强烈,决定了他们花费多少精力和时间。

  如果东亚战场的风险太高,或者说是中国军队推高了这个风险,美国领导人可能会认为这个风险不值。如果这样,克劳塞维茨会建议他们放弃。

  因此,中国不需要控制海洋或者空域,哪怕是部分或全部,以求在真正的战事中获胜,更不用说在和平时期拒止,中国只需要令华盛顿深信,这些群岛带给美国人的价值何其微不足道,而为了一个钓鱼岛同中国开战风险又有多高,久足够了。

  北京只需要低估几句,多少条美国士兵的命,多少航空母舰和驱逐舰,为了这么一贫瘠的无人小岛值得吗?如果解放军能够成功地威胁,美国打赢战争的代价还有可能远远超过这些呢(核战),那么美国的领导人们就根据克劳塞维茨原则,放弃这个尝试了。

  鉴于这种可能性,东京可能会质疑华盛顿保持捍卫钓鱼岛的承诺。怀疑一旦传播开,美日联盟将波及。中国完全没有通过战斗夺取海上或空中优势。这是中国反介入和区域拒止的逻辑。

  弱的一方不需要在海洋战场上胜出。他们只需要在他们的敌人的头脑中占上风,把成本/效益计算转换成对中国有利就好了。所以中国通过讨价还价就可以遏制和离间美国领导的联盟。布莱尔对中国的军事力量的低估带来的就是这个结果。

  现在再来看看哈里斯上将,凡内尔认为其中国潜艇和美国潜艇相比较,哪个比喻是误导?中国海军指挥官们可以设想使用柴电潜艇在战争时期伏击远道而来的美国太平洋水面舰队,提高美军进入西太平洋的代价。基洛级或元级潜艇将以反舰巡航导弹一顿猛炸,打完就跑,尽可能多造成美军伤亡。

  海底作战是中国反介入战略的支柱之一。中国潜艇舰队不是一支用来与其他潜艇作战的舰队,但偷袭绝对不含糊。这就是为什么说海军上将哈里斯那个笑话纯粹是自欺欺人。事情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单纯的舰艇比较看不出什么道道来。

  当前,美国海军的核动力攻击潜艇在战时能够猎杀中国海军的潜艇,而且也确实体现了它们最先进的技术。但是美军潜艇的数量不断减少,而且只携带短程攻击弹药。

  事实上,美国的潜艇必须在大约十海里内才能发射他们的鱼雷。在太平洋地图上的一个点周围十海里画一个圈,那是美国海军潜艇巡航到那一点时能够得着的区域。比起浩瀚的太平洋,这个区域太渺小了。

  美国的反潜部队真能像哈里斯所暗示的那样,轻松猎杀分散在这个广阔海域的中国柴电潜艇?令人怀疑。

  美国海军弹道导弹核潜艇比起中国的柴电潜艇来说,可能真是克尔维特跑车对福特T老爷车,但然并卵,原始工具也可以做很多工作。克尔维特是一种昂贵美观的跑车,土豪们买的,T型老爷车是一种廉价的汽车,美国普通老百姓买的。

  克尔维特和T型老爷车

  然而,两辆车上各自的司机和乘客,都能以他们可接受的速度和舒适度从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现在把哈里斯的比喻转到海军的战争上。长期战略竞争,中国使用廉价的武器,却迫使美军投入昂贵的成本。美国海军是否计算过成本效益?那么最新型的克尔维特Z06超过8万美金。想象一下,某个汽车制造商可以把1927年的老爷车重新投入生产,费用就是跑车的零头呢!

  道理一样,一艘弗吉尼亚级的弹道导弹核潜艇让美军使花费27亿美元。先不管北京生产一柴电潜艇需要多少钱,但日本海上自卫队可以约5.4亿美元购买到一艘苍龙级柴电潜艇,是弗吉尼亚级价格的五分之一。日本苍龙级潜艇与中国海军的柴电潜艇算是不相上下,所以用它作为标尺。

  弗吉尼亚级和苍龙级

  如果中国能够以相同的价格购买满足其需求的五艘潜艇,美国只可以购买一艘,那么谁的竞争更有效率呢?这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基本论点:“够用就好”是军事硬件的卓越标准。

  如果中国海军能够用“老爷车”型潜艇执行战略,而美国海军就有可能在努力获得足够的克尔维特跑车型潜艇过程中破产,谁笑到最后?答案是很难确定的。竞争策略的践行者应该运用降低己方成本推高对手成本的艺术,一定会对节约者表示赞赏,对挥霍者的前景感到担忧。

  从霍姆斯教授与凡内尔局长文字表述来看,哈里斯和布莱尔两届太平洋司令部大佬,内心深处还是很瞧不起中国海军的,不过,从这么正式的听证会上的表述来看,美国海军对中国的海军确实还停留在群狼柴电潜艇战力上面,也就是说我们的094核潜艇,美军认为尚未形成战斗力,而且对我们下饺子的022导弹艇,054A驱逐舰,052D导弹驱逐舰、055巡洋舰甚至辽宁舰、001A等,貌似不值一提,这的确显示了驰骋全球多年的海洋霸主目空一切的傲慢,但是同时也对我们是一种触动,我们的军工造船业,还得加足马力,一刻都不能停!

  还有一点,不愧是美国海军战略教授,有些问题看得很透,美国与其盟国之间的信任,原来也不是那么坚不可摧的,文在寅要夺回军权,杜特尔特下决心购买中国军工,泰国坦克战车网上下单没停,还有日本(对了,日本这条狗,美国真敢把它完全放开么?);还有一点,霍姆斯教授提到了,中国只需要让美国领导人深信,来西太开战,代价远不止钓鱼岛这么大!别忘了,中国之前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已经修改了前提!这个,真可以有!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